快捷搜索:

郑钧为高晓松、老狼写了一首歌,半个音乐圈都

文| 滚君

《我是唱作人》第四期履约而至。

当晚pk结果是这样的。

陈粒VS近邻老樊,近邻老樊赢了。

GAIVS张艺兴,张艺兴赢了。

刘思鉴VS苏运莹,刘思鉴赢了。

霍尊VS郑钧,郑钧赢了。

这一轮比赛,或多或少会引起了一些争议。

尤其是苏运莹。

在输给近邻老樊之后,又不敌新人刘思鉴,终极爆冷淘汰。

当然,输或赢,都不能一概而论。

不过有一说一,郑钧的《青春的葬礼》切实着实赢得让民心折口服。

-

郑师长教师这首歌,让我一大年夜老爷们都忍不住感慨起来。

词曲简单却能深入民心。

这首歌不仅仅是属于郑钧和一帮老炮们的摇滚黄金回忆。

一曲听毕,那些兄弟交谊,肆意旷达的青春岁月也瞬间涌上心头。

01

任何经得起光阴磨练的器械,才会被付与真正的代价。

音乐作品是,同伙是,青春亦是。

“把这首歌献给晓松、老狼。”

“还有我那些老兄弟们,老姐妹儿们”

“还有我们逝去的青春。”

昨晚的郑钧一身淡蓝色牛仔,渐渐开口说道。

他用我们怀念的声音致敬了他的青春,也在我们心中勾起了他们这一群人,白衣飘飘的样子容貌。

-

-

-

-

郑钧《青春的葬礼》,听闻其名就知道是一首怀旧的歌曲。

若仅仅是说音乐技术本身,着实《青春的葬礼》并不及霍尊的《自定义少女》来的富丽和具有立异度。

但也恰是由于简单和不新鲜,一会儿就把人带入昔时的黄金期间。

","type":"text"},{"data":{"duration":304,"bigPosterUrl":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E2A9F0998BEECCCBA42B88EF6C3D710383D37474_size66_w1146_h634.jpg","attachmentType":"video","guid":"c827a4bd-723d-40ad-b41f-6cee2bff3f1a","attachmentId":"c827a4bd-723d-40ad-b41f-6cee2bff3f1a","mobileUrl":"http://ips.ifeng.com/video19.ifeng.com/video09/2020/05/16/p35716895-102-9987636-000237.mp4","title":"郑钧为高晓松、老狼写了一首歌,半个音乐圈都为他转发……"},"type":"video"},{"data":"

-

当场有一位大年夜众评委果评价我十分认同。

他说:

“霍尊就像是米其林大年夜厨,用立异的菜色去征服你的眼球和味蕾,而郑钧则是一个坐在村子口的大年夜叔,他用一碗简单的红烧肉就足以让你潸然泪下。”

颇有一种“大年夜音希声,大年夜道至简”的感到。

郑钧的简,首先是来自歌词。

“昨天是我们着末一次相聚,那更像是一场青春的葬礼”

“同伙们来了哭着笑着又四散,可你始终都没呈现。”

-

郑钧以过来人的视角,为青春合唱了一场巨大年夜的葬礼,寥寥几句词就足以感慨万千。

“有人曾信誓旦旦,要为你上刀山。”

两句歌词道出了曾经的年少佻薄。

乐意为之上刀山下火海的兄弟交谊,在如今看来有点稚子但却引人怀念。

那是年轻时刻的“朴拙”。

江湖路远,彼此在一路经历过短暂的欢愉后,人生之路还得独自向前。

光阴会让大年夜家找到各自的贝壳,成为人夫,身为人母。

“如今我们回到各自的贝壳里,梳妆成另一小我好让生活继承。”

-

这两句词则给人一种“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”的感叹。

着末,青春逝去,或许坎坷,或许傻逼。

但“不要诅咒你的以前,至少它曾经因你而标致。”

-

抛开歌词,着实这首歌的编曲,也只是异常通俗的经典摇滚编曲的套路。

并没有添加过于富丽、繁杂的元素,但足以直击民心。

-

的确太好哭了。

高晓松、老狼也纷繁在微博致敬他们的青春。

-

-

除了他们,汪苏泷、王以太、谭维维、胡海泉、叶蓓、萨顶顶、郝云都转发,致敬曾经白衣飘飘的年代。

-

宋柯也在同伙圈写道:

丫怎么还怎么尖(优秀)啊?

-

02

每个少年都邑老去,然而每个老去的少年心中都有一段阳光璀璨的日子。

昔时郑钧、老狼、高晓松这帮年近50的老汉子们,为90年代书写了一段黄金岁月,也为我们留下朴拙的乌托邦生活。

他们傍边大年夜部分都很少生动在主流音乐圈。

如今的年轻人,也鲜少熟识他们。

但老炮们的情感依旧。

去年,时隔12年没有发专辑的小柯,筹办了一张新专辑。

名字叫《五十岁的狂欢》。

此中有一首叫《给发小儿》是写给曾经他们那帮一路玩音乐的老北京爷们儿。

-

生命迈入50岁大年夜关,难免会想起曾经陪在自己身边的少年。

以是小柯抉择找哥们儿一路录这首歌,第一光阴想到的便是老狼。

纵然如今在各自的贝壳里扮演着不合的角色,然则兄弟一开口,必定有求必应。

两小我沟通要领也很简单粗暴,也没那么多现在艺人之间公司层面的沟通。

“在?”

“在”

工作就成了。

-

-

《给发小儿》是一首北京味儿很浓的歌曲,也是一首脏话连天的歌曲。

孙贼!你呀你还好吗!

你吹过的牛,全都实现了吗?

别一提就装傻弄个混不讲理

有空出来聊会(成),良久没见了

《歌手》舞台上的老狼并不是来比赛的, 而帮唱贵宾们不仅仅参加一档节目,而是,为了曾经的交谊重聚这里。

郑钧也好,老狼也罢,他们有他们的青春和兄弟交谊。

我们也有我们殊途同归的青春和交情。

纵然现在的我们回到生活的贝壳里,为一地鸡毛而驱驰。

但青春没有变,那些情感也没有变,只是一代又一代人老去了。

着末借用《礼物》中一段歌词,纪念永世不会老去的兄弟交谊:

“剩着末一曲 你先开口唱吧”

“不然都睡了 总要有一小我 醒着 夜不太好熬”

“剩着末一杯 我们分了喝吧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